2014西泠拍卖现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

摘 要

2014西泠春拍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26×18cm(清)黄易著手稿本1册纸本清乾嘉间,吴门黄丕烈以鉴别批校宋元版本,钱塘黄易以搜辑审定汉魏碑刻,著名于世。然黄荛圃以吴门富室,拥有巨资,到处搜罗宋元善本...

2014西泠春拍 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 26×18cm (清)黄易著 手稿本 1册 纸本

  清乾嘉间,吴门黄丕烈以鉴别批校宋元版本,钱塘黄易以搜辑审定汉魏碑刻,著名于世。然黄荛圃以吴门富室,拥有巨资,到处搜罗宋元善本书籍,考订版本之真伪,确有真知灼见,属于目验;而黄秋盦则官济宁河厅通判,以冷署闲官,跋涉山川田野,不辞劳瘁,到处寻访,亲自棰拓编摩,发人未发之覆,属于实践……因之荛圃、秋盦两家之学,各有所长,未可以加以轩轾。但秋庵攀登跋涉,实践之功,或犹过之。

  ——谢国桢跋黄易稿本《小蓬莱阁金石目》

  2014西泠春拍 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 26×18cm (清)黄易著 手稿本 1册 纸本

  在金石学勃兴的有清一代,钱塘黄易以其身体力行的访碑活动和对汉魏碑刻的鉴藏闻名于时。他的著述成果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实地的勘访、椎拓、图绘和实录,类似近代的田野考古调查。现代学者谢国桢将黄易与他同时代的版本鉴定巨擘黄丕烈相提并论,无疑是对其“实践之功”的极大褒扬。而作为考古调查的第一手材料,他的访碑日记原稿及同时期手稿是我们还原事件本貌、借以与古人同游的重要线索,具有极其珍贵的文献价值和学术价值。

  黄易(1744-1802),字大易,号小松,又号秋庵,别署秋影庵主,散花滩人等,浙江钱塘人。工书、善绘事,诗、古文,词皆精通,尤长于金石之学。篆刻师从丁敬,为“西泠八家”之一。着有《嵩洛访碑日记》、《岱岩访古日记》、《小蓬莱阁金石文字》、《小蓬莱阁金石目》、《秋庵遗稿》等。现有《小蓬莱阁金石目》稿本二种藏于南京图书馆。

  此次西泠春拍的《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为新发现的黄易稿本,是现存唯一的黄易日记手稿,包含《嵩洛访碑日记》原稿、诗文稿、致梁同书信札底稿、画稿一幅、印稿一幅、藏书简目以及读书札记等,未见以前学者著录,弥足珍贵。此稿是嘉庆元年(1796)手稿集汇,增删涂乙处颇多,说明这是实时记录的,并非日后的整理补记,从中不仅可以得窥黄易著述之历程,体现乾嘉文人学者间的交游,更能校补通行本之不足。

2014西泠春拍 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

  《嵩洛访碑日记》是黄易于嘉庆元年(1796)九月初六日至十月初十日在开封至嵩洛一带访碑活动的记载。是书传世通行本为伍崇曜刻《粤雅堂丛书》本,所据底本为黄石溪钞存本,未题撰人名氏,据伍崇曜考证当为黄易所着,民国间商务印书馆据伍刻本排印,辑入《丛书集成初编》。另有国立台湾图书馆藏一部清钞本,曾为莫棠所藏,钤有“独山莫氏图书”朱文印,与黄石溪钞存本并非一本。西泠春拍中的此稿为黄易亲手书写并删改之原稿,与伍崇曜刻本对校,可校订刻本之衍漏讹误多达二十余处,限于篇幅,略举两例:

  如九月初八日条下“申刻至汜水县东关。登高阜,至等慈寺,齐武平五年造像碑在后殿窗壁间,唐高宗纪功之颂、颜思古等慈寺碑在寺外,纪功碑之上,有从官臣勣等字数行,高不可搨,惟搨得下层,开元十一年史叙书御制途次成皋诗,及崇宁四年王评题名,等慈寺碑篆额、碑侧、元丰乙丑杨素子题名。荥阳以西,崇岗壁立……”,伍崇曜刻本漏“等慈寺碑篆额、碑侧、元丰乙丑杨素子题名”一行。

  又如九月十一日条下“扪少室石阙篆书画像,虽极剥落,石质坚刚,自然朴古,篆铭‘丛林芝□绵’之上列有字,前亦有字”,稿本无“□”,审《嵩山少室石阙铭》拓本,每行四字,“芝绵”之间并无残缺字,何来“□”,由此可订正刻本之衍误。

  古人访碑棰摹,往往攀登跋涉、披荆斩棘,常人视之为畏途。但在《嵩洛访碑日记》的开篇,黄易这样写道:“嵩洛多古刻,每遣工拓致,未得善本。尝思亲历其间,剔石扪拓,尽力求之。嘉庆改元之秋,携拓工二人,自兰阳渡河,驱车径往,轮蹄小住,则问贞珉,得即棰摹,篝灯展勘,不减与古贤晤对也。”晤对古贤,乐享其中,确实是“金石迷”们的真实写照,另一方面,与同时代友人的切磋交往,也是生活意趣的重要组成部分。黄易常将自己所获的碑拓分赠友人,在他身边,聚集了翁方纲、阮元、钱大昕、奚冈、陈鸿寿等一流的金石好友,这份深厚的交谊,在他的诗稿、信札中得以充分体现。

  比如其中致梁同书的信札底稿,记载了黄易拟葺小室,颜曰秋影庵,并请梁同书为题室名,随函还附赠梁氏沈周、傅山、郭棻等五家尺牍之事。此札款署“愚姪制黄易谨啓”,可知札书于为母守孝期间。黄易母亲梁瑛,字英玉,号梅君,为钱塘梁师燧女,诗、古文皆精,兼擅绘事,一生爱梅咏梅,曾经集唐咏梅名句为诗曰《字字香》。梁瑛晚年随黄易就养山左,乾隆六十年(1795)闰二月五日卒于济宁,年八十有九。是年夏,黄易扶榇归杭州,在守孝期间与同里名士梁同书、陈鸿寿等多有交往。据信札开端“客秋返里”可推知此札作于嘉庆元年。

2014西泠春拍 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

  黄易与诸师友的交谊还见于同时期的《韬光寺》、《过茭芦庵》、《留余山庄》、《山舫》、《葛林园雅集》,松下清斋》、《可中亭》、《以冬心先生画册寿李梅村》等稿。如《葛林园雅集》记载何元锡招集潘庭筠、赵魏等人为黄易送别之事,黄易有诗云:“无计买田还食砚,纔归又去话匆匆,故人怜我风尘满,洗向僧庐止水中。溪山如此不得留,回瞻松柏空悠悠。羡煞诸君发清兴,不看梅花不出游。”此诗大约作于嘉庆元年(1796)夏间,其时黄易正准备于丁母忧辞官余暇北上嵩洛一带访碑,“回首松柏空悠悠”、“不看梅花不出游”道出了黄易对母亲的哀思之情。此诗作见载于《秋庵遗稿》,作“无计买田还食研,纔归又去话忽忽。故人怜我征尘满,洗向僧庐止水中。溪山如此不得留,回瞻松柏空悠悠。羡煞诸君发清兴,不看梅花不出游。”《秋庵遗稿》乃民国间上海聚珍仿宋印书局据黄易后人辑本排印,出现文字讹误,亦在所难免。若非黄易稿本现世,这个错误怕是要永远被承讹踵谬了。

2014西泠春拍 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

  黄易在访古游览途中,还手绘访碑图、纪游图,并求诸好友题跋,在金石学家中独标一格。从现藏故宫博物院的《访古纪游图》中,可以得见黄易在杭州、苏州、无锡一带的访古行迹。乾隆戊寅(1758)夏,黄易与长兄黄庭(字梦珠)夜访隐居杭州西溪的太虚和尚,数年后,又同陈曙峰诸君在西溪茭芦菴同观董其昌、陈继儒手迹。黄易将这一经历绘入《访古纪游图》中,并书有长跋。而在这次的黄易手稿中,我们有幸找到了其中《茭芦菴》的题跋底稿,与故宫藏本的题跋文字对比,发现在其中一处纪年上有出入。关于“同陈曙峰诸君过芦庵,观董香光、陈仲醇手迹”一事,故宫藏本的记载是在“辛卯仲冬”,即乾隆三十六年(1771);而此稿中的记载则为“乙卯仲冬”,即乾隆六十年(1795)。关于《访古纪游图》的创作年代,之前学者依据题跋所提供的信息,一般认为作于乾隆辛卯,即1771年。故宫博物院古书画部馆员秦明后经研究认为,此图应作于1795年12月或略晚一点。这一结论与此稿中的记载可谓不谋而合!黄易纪游图中的跋文,往往是依据当时的日记整理所题,此稿中明确记载为“乙卯仲冬”(1795年),因而题跋中的“辛卯”或为笔误。另外,此稿《韬光寺》一页左上角有“应补图”三字,应该是黄易日后绘“韬光寺图”题识之底稿。

2014西泠春拍 黄易《嵩洛访碑日记》暨丙辰随录手稿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此稿中保留了黄易为友人康基田、吴人骥治印底稿。黄易曾谓“小心落墨,大胆奏刀二语,当为刻印三昧”,而古人治印,多不留印稿,印成则稿弃。因此我们今天能看到黄易的印稿,对于研究黄易的篆刻艺术是极其重要的。另有画稿一页,乃黄易从钱竹初(名维乔,乾隆状元钱维城之弟)家中观徐渭《仿倪瓒山水》后的临摹作品,将大幅山水缩临于方寸之中,而能得其真昧,殊不易也。

  此外,手稿中还记有黄易的书账及书画目录。比如“苏州买,契丹国志,明史纲目”;又如“以上俱先带回”的书目中有《西湖修稧诗》、吴焯的《药园诗》、李日华《杂着》十二册、文征明《甫田集》八本等,共计三十种,书目下多记册数、作者,或标注“不全”,可视作其藏书简目。

  黄易虽贯籍钱塘,然其游宦一生,寻碑访古,在家乡居留的时间并不长。直至嘉庆八年,长子将其灵柩载归故里,安葬于钱塘门外的西马塍。时隔二百余年后,他的手稿首度出现在西泠拍场,我们在惊喜之余,更有一种叶落归根的欣慰。

  2014西泠春拍

  拍卖:5.3 -5.6 杭州·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三楼世贸厅(曙光路122号)

  预展:4.30 - 5.2 杭州·浙江世界贸易中心展览厅(曙光路122号)

  2014西泠拍卖 古籍善本专场 5月5日上午九时三十分

  上海巡展:4.19 – 4.20 浦西洲际大酒店一楼钻石厅(闸北区恒丰路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