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一荣俱荣只是一厢情愿

摘 要

常玉作品《聚瑞盈馨》4月初,香港的拍卖场上此起彼伏的槌声热闹非凡,除老牌的香港苏富比之外,香港佳士得首场“ASIA+专场拍卖”于4月5日落幕,保利香港、嘉德香港也于春拍相继推出当代艺术专场。但是,经历了2004年...

常玉作品《聚瑞盈馨》

  4月初,香港的拍卖场上此起彼伏的槌声热闹非凡,除老牌的香港苏富比之外,香港佳士得首场“ASIA+专场拍卖”于4月5日落幕,保利香港、嘉德香港也于春拍相继推出当代艺术专场。但是,经历了2004年到2007年的狂飙式增长,以及接下来数年的调整,资本似乎厌倦了冷漠面孔的一家三口、咧嘴大笑的光头、戴着红领巾的惨白面孔等当代艺术中标志性的作品——4月6日晚,曾梵志“面具系列”一幅作品以落槌价1500万港元、成交价1728万港元拍出,而拍前估价为1500万港元至2500万港元。同场,几位中国当代艺术指标性艺术家的作品遭遇流拍或撤拍。香港佳士得5日落幕的首场“ASIA+专场拍卖”上,一些焦点拍品亦以最低估价拍出,其中曾梵志的《浴室》总成交价为664万港元,张晓刚的《血缘系列——大家庭:同志》为604万港元。“血缘”是张晓刚最知名的系列作品,而“大家庭3号”是该系列中尺幅最大的一幅。4月5日,在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专场,这幅作品以9420万港元成交,尽管一些当代艺术的幕后推动者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是对“当代艺术信心指数的提升”,然而在更多艺术观察人士看来,这或许只是一厢情愿的说辞,“或许就是资本刻意的拉升,主要的作用就在于出手或洗钱”,昙花一现式的所谓“天价”拍品不会为市场带来转折性改变,“一荣俱荣”的期待不现实,同一个艺术家,代表性和普通作品的差异越来越大。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依然存在持有期较短、换手率较高的现象。

  事实上,一些脸谱化、商业化创作的所谓当代艺术离真正的当代艺术核心精神已相距甚远。

  从另一角度看,去年4月去世的赵无极、今年刚刚去世的朱德群,以及与两者同为杭州国立艺专同学的吴冠中、第一代旅法华人艺术家常玉成为拍卖场上的热点,市场对于赵无极的作品一路看涨,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此番有8件赵无极作品上拍,几乎囊括了他杭州艺专、巴黎克利时期到水墨时期的各阶段的代表作。4月5日,赵无极的《06.01.64》以1800万港元落槌,此前估价为900万-1500万港元。此作是8件赵无极作品中估价最高的一件。同日,同场拍卖中,常玉的1950年代作品《聚瑞盈馨》以7100万港元落槌,成为常玉作品至今市场拍卖纪录的第二高价作品。《聚瑞盈馨》在1958年参展后逾半世纪首现市场。苏富比在2012年秋季拍卖会成功以高价3090万港元拍出同为常玉“盆花系列”的《聚瑞盈香》,可视为本幅《聚瑞盈馨》的联袂之作,但本幅《聚瑞盈馨》之尺幅更是比《聚瑞盈香》大出一倍有余,足见其气势更为恢弘。作为第一代旅法华人艺术家,常玉在1921年移居巴黎,毕生坚守在此世界艺术之都,被视为巴黎画派重要成员。其“盆花系列”蔚为杰作,自1930年代诞生以来,始终创作不断,伴随一生的波澜起伏,饶富自传色彩;1950年代以后,步入盛年的艺术家更臻成熟,创作上亦着重文化根源,彰显民族元素。

  《聚瑞盈馨》属于常玉“盆花系列”的大尺幅作品,在与传统挂轴及屏风接近的高纵空间上,呈现一株枝繁叶茂、宝相璀璨的万寿盆菊:其朝天直上、傲骨铮铮的姿态,俨如艺术家特立独行之人生写照;其典雅浓艳、碧翠交辉之用色,呼应中国漆器艺术;高度简化的朱红、明黄双色背景,乃受战后于巴黎及美国兴起的抽象潮流所影响,隐隐呼应罗斯科(Mark Rothko)的抽象作品。

  1960年代初期,常玉曾经准备回归东方定居,并亲自挑选一批优秀作品运往台北,尽管最后没有成行,该批画作却未能在他1966年去世前退回,继而被纳入成为今日台北历史博物馆镇馆之宝。纵观现时藏于私人手上的常玉作品,《聚瑞盈馨》是艺术家创作生涯的代表作之一,据悉,此作品来自一位巴黎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