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当代的语汇呈现古老山水

摘 要

李洪波《石涛》纸吴高钟为喜玛拉雅美术馆开幕展“意象”专门创作了《一江春水向东流》,然而这件装置作品的遭遇,却很像是给当代艺术开了一个无奈但贴切的玩笑。作品要在砖墙上凿出“一江春水向东流”这几个字,美术...

李洪波《石涛》纸

  吴高钟为喜玛拉雅美术馆开幕展“意象”专门创作了《一江春水向东流》,然而这件装置作品的遭遇,却很像是给当代艺术开了一个无奈但贴切的玩笑。作品要在砖墙上凿出“一江春水向东流”这几个字,美术馆为此专门砌了一面墙。作品完成后,地上留下了许多凿下来的碎砖,按照吴高钟的设想,这也是作品的一部分。然而,负责任的保洁人员默默地把他们认为的“垃圾”打扫得一干二净。开展当天早上,策展人发现地上的碎砖没了,一时间啼笑皆非,只好找人再从墙上凿了点碎砖下来。后来大家纷纷议论,也许这个作品本来就要加上这样的小插曲才更完整。

  去年年底的“托尼·克拉格:雕塑与绘画展”之后,喜玛拉雅美术馆经过了大半年闭馆重修,终于在 6 月 10 日正式开馆了。展厅内原来有种一眼望到头的开阔,现在则被开幕展“意象”的 5 个板块分割开来,路径上变得曲折迂回,每从一个展厅走到另一个,都产生“别有洞天”的感觉,和展览的主题十分相称。

  得益于美术馆的巨大空间,“意象”的展品种类丰富、数量也多,并且不乏大型装置。5 个板块分别为“神—传世典藏”、“理—中国方”、“气—当代艺术”、“境—都市园林”和“韵—昆曲演绎”,其中“神”板块展出了张振宇收藏的从唐代至近现代的数十幅中国画精品,“韵”板块主要展示昆曲艺术家张军的纪录片和演出片段,其他板块则都属于当代语境下对中国古典文化的重新演绎。“意象”取寓“意”于“象”的含义,正是要点明展览是为借外在的“象”表达内心之“意”。

  “气”板块的展品最多,囊括了中外当代知名艺术家对“气”这一“不断运动变化、生生不息的宇宙观和历史观”的理解,展示了当代艺术的东方精神。许多艺术家选择创作新水墨画和山水画,或者用当代形式再现古代名家名画,包括卢辅圣的古意山水、仇德树的裂变山水、徐冰的文字山水、王天德的镂纸山水、申凡的简约山水、王劼音的点位山水、陈兴懋的碎片形山水、杨泳梁的新媒体山水、张健君的行为山水等,五花八门,探索了古老画种的各种可能。一眼望去,整个展厅都是山水和石头,色彩素淡、线条柔和,几乎不像是当代艺术展。

  还有一些艺术家通过装置等间接的方式表现相关的意境,比如丁乙的《滚石》、刘建华的《墨滴》、杨泳梁和马海的《极夜之昼》(影像)、宋冬的《金木水火土》、朱敬一的《“弥漫”系列》和邹操的《山水之间》。《滚石》占据了两墙交汇处及相邻的地面、天花板共 4 个平面,用木头、纺织面料和金属框架做成的不规则石块散乱地分布在 4 个平面上,形成因失重而漂浮的视觉效果,兼有园林中山石错落的美感,非常奇妙。《山水之间》是在一沓厚厚的宣纸上放置墨和冰块,冰块自然融化后墨汁渗入宣纸,在侧面形成山峦的画面。不过这个创意并非独一无二,类似的还有戴光郁的装置《飘逸- 风水》,丝绸上写了字之后,墨汁流淌到冰块上,在冰块融化的过程中,墨色不断地运动变幻,形成流动的水墨画。

  相比之下,美国艺术家芭芭拉·爱德斯坦的《与八大山人的对话》在结合当代艺术的语汇与古典艺术的神韵方面更大胆也更出色一些。她主要以金属管线和石块为材料,做成小型雕塑,通过缠绕、扭曲管线来表现八大山人作品中的对象、模仿他的笔触。这些小雕塑被放在盛了水的方扁容器里,成为金属的盆景。

  而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不仅有想法,而且显示了令人赞叹的技术和耐心。比如从中央美术学院[微博]毕业不久的李洪波,他的作品《一棵树& 石涛》不太起眼,就是放在地上的几颗“石头”和一根“树枝”。它们都是用纸做的,但是太过逼真,不单单是颜色和纹理,连摸起来的手感也具有欺骗性,只有重量出卖了它们。把树枝拉开一点,会发现相当于枝干横截面的纸一张连着一张,形成类似蜂巢的结构,所有纸的厚度叠加起来,就是树枝的高度。要制作那么大一根树枝,且不说技术难度,光是没完没了的重复劳动就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这组作品不把概念作为旗帜来招摇,也没有任何故弄玄虚的对自然之物的模仿,无疑是“意象”展中最让人感动的“当代艺术”。

傅抱石《云不掩峰桥掩峰 》纸本(现代)

宋冬《金木水火土》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