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图社”联合画展

摘 要

展览海报展览城市:台湾-台南展览时间:2013-07-13~2013-08-18开幕酒会:2013-07-1315:00展览地点:加力画廊悍图社,这个在台湾当代艺术发展历程中绝对占有一席之地的团体,自1998年草创以来,至今已走过15个年头。...

展览海报

  展览城市: 台湾 - 台南
  展览时间: 2013-07-13~2013-08-18
  开幕酒会: 2013-07-13 15:00
  展览地点: 加力画廊

  悍图社,这个在台湾当代艺术发展历程中绝对占有一席之地的团体,自1998年草创以来,至今已走过15个年头。这段岁月正是一个人经历了苦涩学习的青春期,正准备迈向成人世界的关键时间点,而悍图社也从原本创社的几员艺坛大将,一路扩充到如今共有杨茂林、吴天章、陆先铭、郭维国、李民中、连建兴、杨仁明、赖新龙、唐唐发、邓文贞、涂维政、朱书贤、陈擎耀、常陵以及晚近才加入的林巨等十五人,非但规模早已超越上一代的「东方」、「五月」画派,在创作面貌的多元性来看,更是类型不一、各见专擅,足堪视为台湾当代艺术现况的缩影。

  除了艺术创作,悍图社的成员当中插科打诨者有之、安静腼腆者有之、翩翩君子者有之、神足气朗者有之、净皮白肉者有之、青春不老者有之、霸气十足者有之、豪爽开朗者有之、儒雅温文者有之、敢冲急先锋有之、温吞慢郎中有之,其中唯一的女性成员邓文贞,更是早已征服台湾百岳的登山好手……如此看来,他们就像是出自于不同门派的游侠,个个有血有肉、形象鲜明或握剑拔刀,或使枪弄棍,仗着一身娴熟武艺游走四方。平时虽然各行其是,只偶尔互通声息,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便会慷慨激昂、快马加鞭直趋战场而去,饶有默契地携手照应、快意恩仇。可以说,「以艺言志,悍图天涯」便是他们一帮人最佳的写照,每回难得一次的聚首,更是众人互相切磋的绝佳机会,因此大伙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看看彼此的进境又到何处。而今年的比试擂台,就设在位于台南府城的加力画廊,为悍图社的足迹所到又添一处。

  其中,以精深写实功力分庭抗礼的郭维国、连建兴二人总是惺惺相惜,现在更是住在仅有咫尺之谣的好邻居。前者祭出赖以成名的自画像系列作品《紫色花伞下的呼唤》,把剧场移到一泓清池旁,人物身上仅有些许动物皮毛掩体,右手撑着一把已然开花的紫伞,与右下方水里载浮载沉的紫红色瓷罐,从中一缕轻烟飘升而上的景象形成某种隐喻性的关联,让人不禁联想到希腊神话故事里头因过于耽爱自身之美而溺死的纳西瑟斯(Narcissus),使得画面流露出些许惆怅不舍的阴暗气息。相比之下,后者的《我的后山乐园》无疑明亮愉快许多,两作恰好形成强烈对比。连建兴在此把自己化身为以手为枕,轻松躺在一块大岩石上听泉声潺潺,任凉风吹来的一只蜥蜴,周遭全被盎然绿意与清澈见底的湖水包围,再加上错落在树间草丛的大小岩块也都巧合地可与猩猩、狮子、猫咪等动物的外观联想在一块,使得这个地方彻底成为了完全与外界隔绝的洞天宝地,无疑是画家新居生活的最佳写照,着实让人好生羡慕。

  李民中新作《凝视》与《为你绽放的三朵花》以对看的视角来描绘太阳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而拟人的脸孔则在画面当中若隐若现,颇有几分义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朱塞佩•阿尔钦博托(Giuseppe Arcimboldo,1526 or 1527 – 1593) 以各种水果、蔬菜等物件来巧妙堆砌出人物肖像画作的味道,而鲜艷的用色更展现出其人天真烂漫的个性。无独有偶,赖新龙跳脱此前多以线性结合块面的抽象绘画表现,在新作《你是我的花朵》中转换为仿效昆虫的复眼观看,利用完形心理学的相互填补,让看似对称的组成在粉红色背景上益显突出,建构出多重对话层次的可能,展现出殊途同归的缤纷灿烂。

  怀有赤子情怀的杨茂林,近年来的创作多以颠覆、讽刺、调皮的手法,一视同仁地让众人所熟悉的动漫人物穿戴上神佛的光环。无论是不锈钢媒材创作的《裂嘴凯蒂》或是挪用藏传佛教唐卡形式的《苦海三圣》石版画作品,都在现今因物质充斥而使文化逐渐褪色的日常生活里头,得以发散出包容的巨大能量。有别于此,涂维政所将展出的《喦古神族─坭圤砻塔神像(山神)》、《喦古神族─劘儛婀克拉神像(水神)》与《拓影像─地象(拓印)》、《拓影像─挪移(拓印)》等作乍看更像是纯粹宗教性的造像,实则仍旧秉持了他一贯费尽心力打造出来的「伪古代文明遗迹」创作脉络,当观者在信以为真、心生尊崇的同时,我们或许会不意听到他恶戏的低笑,而这却是在真实与虚拟的界线日益模糊的当代,最曲折迷离却又吸引人的一面。

  位居悍图社今年的龙头老大,陈擎耀以绘画形式将自身与各国政治领袖合而为一,藉以探讨台湾历史与文化所受到的殖民残留,同时针贬当今媒体过份倾斜且娱乐化的现状。陆先铭的作品则以工业文明的具体象征──空无一人的陆桥来传达对于土地逐渐面临情感失落,甚至疏离冷漠的社会情境。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唐唐发与邓文贞双双以现成物出发,装置出台湾独有的在地风景;而朱书贤最新力作《纸月》3D动画非但场面调度庞大,且分静处理复杂,深刻地表达了他对生死与记忆之间反覆交替的体悟。

  杨仁明《树下的果实》、《装月光─室内喷水池》两件创作时间间隔有数年之久,刚好提供观者一探其澎湃而诗意的内在情感之绝佳机会。常陵在告别了此前的「五花肉」系列后,积极投入新作的发想与挖掘,此次展出的《大玄玄社会─割肉喂鹰图》即可视为先声。从题名来看虽可直接与尸毗王的佛经故事连结,但它刻意在画面处理、颜料色彩的运用上都跳脱以往,希望观者能以更直观的方式来感受作品中所有可能的陈述,赋予作品不同的评价。在台湾艺坛因行事为人带点颠狂而早已成名,却在晚近才加入悍图社的林巨一路走来,把「把肖像化成静物,把静物画成风景」的创作历程在《静物的系列》一座品中足以得到彰显,画中一尊像是木雕的观音低首敛目、面带微笑,在整片黝黑的背景当中犹如萤火虫般发出绿色燐光,照亮了一只从其面前游过的鱼儿,顿使全件作品充满禅意与机锋,引人推敲再三。

  诚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只要娴熟其中一项就有机会在江湖上开宗立派。悍图社这十五人,个个都有拿手绝活,这次在加力画廊齐聚一堂,肯定有精彩好戏可瞧!